Recent Posts

2017年10月28日星期六

火出木盡 ㈠

其實我不知道怎麼會發生這件事。

首先是接到這人的whatsapp留言時,已是初識他三年後的事情。我根本忘了他是誰,忘的意思是不確定他長得什麼樣子了,名字就是普通常見的華人菜市場洋名──艾力克?艾力士?還是凱文?

總之他就是一個華人,那我就稱他為非常菜市場名字的偉順(Wilson)吧。那時是通過職場朋友輾轉地找到他的電話,想請他幫忙找個場地來辦事,那時我與他只是手機留言聯絡,連電話聲音也沒有聽過。偉順是請他的手下替我安排事項。

後來活動當天,我忙得昏頭轉向,偉順有到場過來,我們只是說一聲嗨,打個招呼,聊幾句,說「保持聯絡」等的場面話,就這樣告一段落了。

當然過後我有在whatsapp上親自向他致謝,並端出場面話說,"得空出來喝茶"等,而我是言自由衷的,若是沒有他的幫忙,恐怕我這事情就辦不成了。

但還是約不成,最後一年復一年,我們就真的只剩下是手機電話簿裡的一組號碼與名字而已。

所以在若干年後接到他的手機whatsapp留言邀約見面時,我就非常疑惑,到底邀約是什麼回事?畢竟我已離職,而他本人與我的職業關連性也不強,可說是不同行業了,互不相干時,我們為了什麼要碰面?

不過我想,既然他是一個如此有人脈的商場人士,我沒多問什麼,心裡想自從上次求助於他後就沒有還人情,此次正好也要應酬一下,視作一種回禮。

那時我們約在一個我相當陌生的高端住宅區見面,我下班後赴約,我倆還互相留言告知彼此所在的交通狀況,就是為了避免彼此遲到。

這種舉止像親密的戀人,互相說著 「我在A點了,幾點會到」,云云。


其實我是蠻緊張的,因為我真的認不出他偉順的樣貌了。我只記得他與我年紀相仿,而且長得不是很高大,典型的華人皮膚,非常白晢,但我連他的眼耳口鼻組合起來是什麼一點都沒印象。

我等著遲到的他,一邊在打發時間。僅此一次,那麼大家就可以各走各路了,如果說是敘舊,那就是聊些廢話就可以了。

偉順喚我的名字時,我轉頭一望,原來是他。但我彷如第一次認識他似的,單眼皮,五官端正,就這樣而已的平凡人樣貌。

我知道他是香蕉人,所以開場後我們就以英語對談,他有摻雜一些廣東話,但很大部份都是英語。

而且我聽他說話其實也蠻不自在,因為他的聲音低沉,很多時候都是翻滾在喉間,但沒有聽到下半句。

我們就這樣聊著,從時政到時事到市場行情,你說風我就說風,你說雨我就跟你說雨。但講來講去,似乎都沒有什麼重點。到底他約我出來見面是所為何事?

開場白道謝話說都說過了,他也問過我為何離開了之前的那間公司云云,我也場面話地問過他的近況。但等來等去,他還是未圖窮匕現,到底要這樣無的放矢多久啊?

而且我們是屬於不同行業的人士,所以其實聽他談著他行業的事情時,我除了聆聽,也沒什麼可以插話,因為我是行外人。

我們只是空泛地談著,例如,他說他在我們餐聚的餐館(是一間公寓樓下的商舖),樓上的公寓買了一間單位,已用做Air BnB的出租單位賺些外快,與我略談回酬等。

偉順說到他的家人了,他的妻子和子女。包括他與妻子是怎樣千辛萬苦地懷下孩子,因為妻子好像有什麼婦女病纏身的,本來懷孕不易。而他現在已是四名孩子的父親。

他也述說著他所處的行業其實是表面風光,但實際上是賒賬渡日,畢竟是做生意,資金週轉都是大問題。

他說到這兒時,我不禁有些慌,他該不會向我借錢吧!我只是一個區區的打工仔,何來什麼餘款來借人吶?

所以我刻意又將話題帶到他的家庭,包括為人夫為人父的重任等,而且幾經辛苦後,終於有了四名孩子。我望著他那張看來還是很年輕的臉孔,他其實不像中年人,充其量是卅二歲左右而已。

是的,我自己也難以想像我已有四個孩子。」

「非常Amazing吧!你該是有些信念讓自己一直撐下去。」我說

「是的,我們教會的人一直很支持我們,懷不上孩子時我們都很低沉。」

偉順提到「教會」兩個字時我又……

(待續)



0 口禁果:

發佈留言